logo 首頁 > 文匯報 > 讀書人 > 正文

祝勇新作《故宮六百年》 用文字築一座城

2020-08-24

8月15日下午,著名作家、紀錄片導演祝勇帶茈L的新書《故宮六百年》出席了2020上海書展暨「書香中國」上海周,與現場讀者一起探討六百歲的故宮的魅力,與讀者朋友們分享這本新書的獨到之處。 文: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

以空間帶時間

自1420年建成算起,故宮已經走過了六百年的風霜雨雪。面對故宮,千言萬語都會化成難以言喻的感悟;置身於其中,個人曾經密密實實的歲月轉瞬就沒有蹤跡。作為一名故宮文化的研究者,祝勇採用以空間帶時間的寫作手法,以大氣磅礡的構思和輕盈靈動的文字,建構了一座王朝政治意義上的紫禁城,也展示了一座集園林、字畫、藏書和工藝品之精華於一體的文化意義上的紫禁城。從午門到神武門,推開沉重的宮門,跨過朝代的門檻,跟隨作者的文字,讀者彷彿走過了六個世紀,甚至更為久遠的洪荒歲月。

「建紫禁城比較集中的時間是三年半,從永樂十五年到永樂十八年。」而《故宮六百年》,雖說前後歷經五年時間完成,但集中寫作是從2016年開始,基本上也是三年半左右的時間。

「紫禁城由數十萬人同時在建,而這本書從查閱文獻、資料到落筆完全由我自己來完成。所以我說是用文字築一座城,或者說用文字重溫一次紫禁城建成的過程。」

祝勇說,用七百多頁的一本書去呈現紫禁城六百年的歷史,「就如同用磚石建造紫禁城一樣,首先要解決結構問題。紫禁城特別大,但是這個『大』堶惜ㄞ鉰禷繭L章,它堶惇O怎樣的結構必須清晰,我在寫《故宮六百年》的時候,這個結構也是必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,所以很快我就確立了用空間帶時間的寫法。」

在故宮,絕大部分建築空間都容納了上百年甚至幾百年的歷史風雲,然弱水三千,祝勇只取一瓢飲。面對每一個建築空間,他只選取了一個時間的片段,讓這些時間的碎片,依附在不同的空間上,銜接成一幅較為完整的歷史拼圖。「這樣,當大家跟隨荍琲漱憒r,走完了故宮的主要區域,從神武門出來,我們也不知不覺地,完成了對故宮六百年歷史的回望與重溫。」祝勇說道。

百幅攝影作品已成史料

值得一提的是,《故宮六百年》中用了一百多幅圖片,主要是李少白的攝影作品。祝勇表示,這些圖片都是故宮的一些角落,非常精美。李少白幾十年如一日拍攝故宮,他拍攝故宮的圖片至少十萬張,他的照片堣ㄥ有美景,還有時間的縱深,因為故宮從2002年開始不斷進行修繕,有的地方當時還沒有開放,比如慈寧宮,李少白拍了很多修繕之前的照片,還有一些是未開放時的照片,在今天看不僅僅是圖片,而是已經成為了歷史資料。

「我記得我第一次去慈寧宮花園的時候,那個荒草幾乎沒過膝蓋,但是今天這些雜草已經沒有了。還有一些室內圖片,比如倦勤齋,現在作為乾隆花園的一個部分,乾隆花園這幾年也一直在修繕過程中,外面已經部分地開放了,但是倦勤齋的內部還是沒有辦法開放,而這些照片也可以彌補很多遊客無法進入倦勤齋堶悸瑪翽恁C」

講好故事 樹立文化自信

祝勇對歷史與文化有茞`刻的認同與深厚的情感。作家馮驥才曾說:「祝勇已經蚥]一般陷入了昨天的文化堙C這樣的人不多。因為一部分文人將其視作歷史的殘餘,全然不屑一顧;一部分文人僅僅把它作為一種寫作的素材,寫一寫而已。祝勇卻將它作為一片不能割捨的精神天地;歷史的尊嚴、民間的生命、民族的個性、美的基因和情感的印跡全都深在其中。特別是當農耕社會不可抗拒地走向消亡時,祝勇反而來得更加急切和深切。他像面對茷垂咻悃o、日漸衰弱的老母,感受茪@種生命的相牽。我明白,這一切都來自一種文化的情懷!」

近年來,祝勇一直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推廣、傳播故宮文化。2018年11月,他擔任總編劇的文化節目《上新了.故宮》第一季播出。在「故宮文創新品開發員」鄧倫、周一圍的帶領下,節目以尋常百姓的「未知視角」切入,帶人們走進了一段探秘紫禁城的奇妙之旅。節目播出後,不僅收穫了電視、網絡收視雙第一的佳績,更為故宮圈來了一大批年輕粉絲。

「我始終認為,不是年輕人不喜歡傳統文化,而是要看我們會不會講故事。」祝勇說,今天,無論男女老少,還都在使用筷子,吃蚖憭l,千里萬里也要回家團圓過春節,這些就是我們的傳統文化,它一直都在人們的血液堙A包括年輕人。只不過需要我們以更合適的方式去喚醒和激活。而這種方式並不一定要板起面孔擺出教書先生的架勢。

《故宮六百年》可以視為祝勇推廣故宮文化、講好故宮故事的又一次努力。正如著名作家王蒙所說:「祝勇以文學的方式書寫故宮,對於傳承傳統文化,樹立文化自信,很有意義。」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nwpu.edu.cn nwpu.edu.cn nwpu.edu.cn nwpu.edu.cn nwpu.edu.cn tongji.edu.cn tongji.edu.cn tongji.edu.cn tongji.edu.cn tongji.edu.cn